租的空调快报废 十几位民工被骗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06-01 12:33
   炎炎夏日,空调成了抢手商品。对于许多农民工朋友来说,由于一个项目结束就要“转战”别处,地点并不固定,因此买空调装在宿舍很不划算。近年来,空调租赁业务渐渐火了起来,尤其对农民工朋友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。然而昨日,在合肥刚干完一个项目的农民工陈真和十几位工友向本报反映,他们7月份租空调时遇到的是一家“黑店”,当时缴纳的押金如今无处索要,跟他们签合同的老板也失联了,而手头的空调每台只值几十块钱。
    【事件】
   说好租用半个月
    昨天,陈真和同班组的十几位农民工郁闷地回到了宿州老家,一想起在合肥租空调的遭遇,他们就特别郁闷。
    “我们都是宿州一个镇上的,7月份到合肥宝利丰广场工地上打工,就住在工地宿舍里。”陈真在电话里告诉新安晚报、安徽网记者,7月的工棚里闷热难耐,白天干活很辛苦,晚上热得想睡个安稳觉都难。这时,他们发现工棚四周都贴着“空调租赁”小广告,“我们就按照小广告上留的电话打了过去,我们这批人联系的公司老板自称叫‘王子鑫’,其他班组农民工联系的是另外的公司。”
    陈真说,这家空调租赁公司的王老板接了电话后,表示只要农民工们同意一把付清租金和押金,他就会送空调过来,并免费帮忙安装,等租期到了,他再按时过来把空调拆走。当时双方商量好空调租用半个月,每台租金是200元。
    到期后老板失联
    7月24日,王老板带着十几台空调来到宝利丰广场工地的宿舍,按照谈好的价钱,王子鑫收了每位农民工租金200元,另收押金300元。“我们每人付了500元,双方约好到8月6号租期结束。”陈真告诉记者,“王老板收了钱,给我们写了一个简单的收据,把空调往地面上一放就走了,根本没有帮我们安装。
    当时我们就觉得奇怪,可天太热了,我们也没有在意,就自己想办法动手安装了空调。”安装期间,陈真等人才发现,这批空调特别老旧,基本上都是“百叶箱”式的空调,但也就凑合着用了。
    一晃8月6号到了,陈真等人打电话给那位王老板,让他过来拉空调、退押金,谁知电话长时间关机,此人彻底失联了。昨日,记者按照小广告上的号码,给这位王老板打了十多个电话,虽然能打通,可他就是不接。“我们根本不知道王老板的公司在什么地方,只知道被骗了。”陈真说,“光是我们这十几个民工,退不回来的押金就有五千多块钱,还不连其他班组被骗的。”
    空调只值几十块
    眼见拿回每人三百元的租金无望,陈真等人就想着把空调卖掉挽回一些损失。一位工友随后把空调拆卸下来,送到附近一个二手家电回收店里问问价钱。“哪里知道刚进门,那个店老板看了一眼这台空调,就说这是报废的,根本就不值钱。”这位工友告诉记者。
    随后,记者也来到这家二手家电回收店,老板告诉记者,今年有很多农民工都往这送过这种快报废的空调来抵几个钱,“这些空调本来就是报废的,都是被人稍微维修一下,再卖或者租给他们用的,我同情他们,就给他们30块钱一台回收了。”
    陈真告诉记者,他自己的那台空调状况稍微好一些,但也只能卖50块钱,于是他将这台空调转给了其他农民工继续用,“我们这批人真是上当了,后来我们去报警,警方说金额小,构不成报案条件。我们就想站出来提醒其他农民工,不要再上同样的当!
    【调查】
   行情越来越火爆
    昨天省城依然非常炎热,记者首先来到滨湖新区一工地,一排排农民工宿舍外墙上挂着密密麻麻的空调外机。
    “在这里干活的肯定不是长住,所以农民工不需要买新空调,你看到的这些绝大多数是租的,等三伏天过了,再退给租赁公司。”一位工友告诉记者。记者一共探访了滨湖新区、蜀山区等地的4个工地,发现农民工租用空调的现象很普遍。
    “现在合肥越来越大,流动人口也特别多,所以空调租赁的生意这几年越来越火。”在合肥靶场路一个家用电器修理店里,老板对记者说,他也兼做空调租赁生意。
    而在临泉路上开空调租赁店的李老板更有体会。“租空调对很多合肥本地人来说很陌生,可这个生意真的越来越好,我在合肥已经做了快十年了。”李老板说,现在他的店在北城区已经有了一定的名气和规模,只要顾客付押金,就免费把空调送到房子里,还免费安装。然而李老板也坦言,在这样的酷暑天气里,空调租赁常常“一机难求”,也难免有一些骗押金的黑心店铺混迹其中。
    监管却遭遇真空
    这如此火爆、对市民而言又非常陌生的空调租赁行业,到底应该由哪个部门来监管?昨日,记者首先联系了合肥市工商局相关部门,一位接线的工作人员了解情况后让记者联系消保委。随后记者又致电合肥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,一位工作人员表示,空调租赁市场是近年来才红火起来的,这种现象还很少被人关注。像陈真碰到的这种空调租赁机构,维权起来比较麻烦,因为该机构现在是既找不到负责人,也找不到其办公地点。“这种黑机构也抓住农民工受骗后因金额较小不愿报案的心态,所以屡屡得逞,广大消费者要从正规的公司租赁,不要相信街头小广告,出现问题应报警处理。”该工作人员称。
    安徽蓝雁律师事务所吕兴跃律师接受采访时表示,陈真等人要维权,首先看他们与王老板签的协议如何约定。
    如果协议有退押金等相应约定,但到期后找不到王老板,他们可通过人民法院按照合同纠纷起诉王老板,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。
    相关新闻
  空调装好就“罢工”
    2013年夏天,租住在苏州市新城金郡的周先生和朋友在租空调时被骗了2800元。周先生说,因为当时天气实在太热,房东又不肯装空调,他和同伴在尹山路找工作时看到一张租赁空调的小广告,于是按照上面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。对方称空调一年租金只要400元,但是要先交一笔押金。价格谈妥后,对方便来到周先生的租住地,并很快安装好了两台空调。根据之前的约定,周先生支付了1500元押金,同伴支付了1300元押金。
    令人想不到的是,安装工走了没多久,两台空调竟然都不出风了,周先生连忙联系安装工,可对方就此失联,周先生又按照小广告上的地址去找商家,结果地址根本就是子虚乌有。
    租金押金“打水漂”
    山东姑娘小陈大学毕业后在合肥找了份工作,并在高新区租了一间房子。2014年夏初,她在门口贴的小广告上看到“租售空调”信息,便拨打了上面的电话,电话里对方给了一个报价:每月租金100元,租3个月,押金700元,共1000元。当天下午,三个骑着摩托车、穿着统一工作服的人来装了空调,装好后,其中一人写了一张简易的“收据”,小陈也付了1000块钱。8月31日,房东催要房租,手头拮据的小陈给租空调的人打电话,让他们把空调提前搬走,好退回押金用于交房租,可电话一直没人接。小陈安慰自己就当买了个二手空调,可是收购废旧物品的人员告诉她,像这样的空调也就值200元。